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张大春的博客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讀房龍《寬容》小記  

2014-04-05 11:27:00|  分类: 文化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兒童節過了,隨口說說寬容好

根據歷史學者房龍(Hendrik Willem van Loon,1882~1941)的描述,湯姆?佩恩(Tom Paine,一位美國獨立戰爭時期的理性主義者、政論家)認為:真正的宗教──人性的宗教──有兩個敵人;一個是無神論,一個是盲信主義。但是當佩恩在表達這個思想的時候,受到眾人的攻擊。直到他去世一個多世紀之後,還是被他的同胞稱作「dirty and filthy atheist」。他在獨立戰爭之後前往英國,處境當然也不好過,終於以叛國罪而受審入獄,只因他宣揚美國民族確有其「神聖的義務」向英國宣戰。

可悲的是,理性言說在尚未取得哪怕為數不算多的人的信仰(天哪!最好不要)之前,已經夠惹人厭了;更何況看來為數較多者自覺或互相牽繫著熱情,而不想陷入「理性的沮喪」之中,那麼,像佩恩這樣的人就會遭到嚴厲的指控───即使他高呼無神論是敵人,盲信主義的信徒還是會指責他不夠盲信。他甚至變成了自己同胞的敵人。

房龍在《寬容》一書的倒數第二章以佩恩的故事作結,蒼涼地讓「美國成為第一個宗教和政治明確分離的國家」這樣一個「好的開端」也微微透露出「不幸的結局」。他寫道:「但這是最近兩千年的歷史中不斷發生的典型的事情。公眾的不寬容剛一發洩完自己的憤怒,個人的不寬容又開始了。官方的死刑已告終止,而私刑處死又問世了。」

讓我抄三段房龍的話來描述我今天的感受:

「恐怖,是所有不寬容的起因。」

「我們一旦認清了這個事實,馬上就有了解決這個問題的方法。人們在沒有恐怖籠罩的時候,是很傾向於正直和正義的。但到現在為止,人們很少有機會實踐這兩個美德。」

「只要不寬容是我們自我保護法則中必不可少的一部份,要求寬容簡直是犯罪。」

房龍的結論似乎是積極的,他相信也許「一萬年或十萬年之後」,征服自身恐懼心理這勝利終將到來──他真像極了到英國去演說獨立革命之必要的佩恩,多麼樂觀的人呀?所幸,房龍晚年的時候並沒有像佩恩那樣,在他自己艱辛呼喚而締造的國度裡,即使是「壯著膽子要出門時,大家就慫恿小孩向他吐舌頭。」

而一萬年、十萬年既阻且長的路程尚未走完,今天我們還很容易看見強權的不寬容,並唾棄之。不過,當我們身為弱勢的時候,除了寬容自己的恐懼繼續滋長之外,還能生出對理性的寬容嗎?縱使那會使我們有一些難堪。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3274)| 评论(2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