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张大春的博客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《大唐李白》之千里不留行  

2013-05-15 10:58:00|  分类: 文化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§ 千里不留行

──俠客行

默啜一死,突厥部落則陷入進一步的離散,其兄骨咄祿之子闕特勒把默啜的兒子「小可汗」也給殺了;默啜諸子、親信幾乎盡滅。這就開啟了突厥部族的另一個世代,謂之「毗伽可汗」。

同時的奚族、契丹甚至拔曳固等諸部得知默啜的頭顱已歸天朝所有,紛紛內附。內附,從表面上看,是以移民屯墾的方式,尋求安定,可是在與此輩打過多年交道邊塞老吏眼中,北地異族請求依託,多半只是權宜之計,蓋以其國喪亂,故相率來降;等到有朝一日安定下來,終將不耐漢家制度的約束,仍然要叛逃、甚至劫掠以去的。

開元四年尾,十二月酷寒,皇帝想到東都洛陽去暖和一陣,此事因道路崩阻合群臣爭議之下千言到第二年的二月,終於成行。宋璟擢為刑部尚書,又加封了吏部尚書、黃門監──也就是先前的門下侍中之官;實領相權。這給了他一個獨行其政的機會。

先是,宋璟非常重視一篇還沒來得及奏報的上疏,出自并州長史王晙之手。王晙有遠略,看出突厥各部紛擾不定的根本原因,還有一着,那就是和邊地軍州官民私通聲問,互探底細──由於多歷年所,雙方間諜迭出,昨是而今非,日月滋久,奸詐越深。而王晙所計議的三策是:「徙之內地,上也;多屯士馬,大為之備,華夷相參,人勞廣費,次也;正如今日,下也。

宋璟本人就是一個「風度凝遠,人莫測其際」的幹才,非常重視為大臣者之胸次與眼界。他明明知道:大舉遷夷狄於內地,有其艱難,卻極為欣賞王晙的想法。然而他知道,若要遂行上策,必先使中策看來像是下策──他於是特別壓抑諸將策勳,以挫其驕心。首當其衝之一人,便是迎回默啜頭顱的郝靈荃。他刻意延遲郝靈荃的升賞,直到這一年的年底,且只予升授一級,由「子將」而為「郎將」。郝靈荃氣得慟哭終日,活活就哭死了。

侯矩則在彼時轉入營州都督兼平盧軍使宋慶禮麾下,到柳城築壘營田,並且專務阻殺那些身份不明、行蹤詭密的異族細作。與他共事的,即是魯門韓十七,名喚韓恆者。

也是由於韓恆,侯矩才明白:他背上那千里相隨的頭顱之所以會唱歌,其來有自。

當時邊事煩冗,朝臣主張不一;有一意掃蕩者,有力持綏撫者;既有以內遷落戶而化之育之的意見,就有以深溝高壘而拒之禦之的意見。有全然不以北虜為人類,而無論如何都要將之殲滅的人;也就別有一種總是要討好胡族之人,似乎頗以為讓步承歡,必可以保永久之好。就在這種不能齊心協力的環境之下,開啟了「知運不知運」的一戰。

先是,單于副都護張知運把突厥內附降戶的兵器都沒收了,才許渡河而南。當時這些降戶便嘖有煩言,囂囂不平。正好遇上一個處事與張知運大異其趣的巡邊使姜晦,聞聽降戶來訴,人人爭說:沒有弓矢,便不能射獵,這是斷絕生計的勾當。姜晦立刻下令:立刻發還其兵仗。降戶等刀弓一旦到手,登時就叛了。

張知運雖然政令嚴刻,可是在軍事上卻沒有相因相應的作為,與叛虜大戰於慶州之北、靈州之南的青剛嶺,居然被突厥俘了去。大軍呼嘯而過綏州,遇上另一個名字也叫「知運」的郭將軍,邀借朔方兵來救,大破突厥於黑山呼延谷,才救回張知運。皇帝卻震怒了,問以喪師之罪,將張知運斬了首級。

郭知運則從朔方兵處得知一宗怪事:毗伽可汗之所以能夠在青剛嶺將張知運一網成擒,是藉助於從南方請來的飛頭獠,供輸大軍情報。

嶺南西隅溪洞遍地,在鄴鄯之東、龍城之西,有地千里,皆為鹽田。早在秦代,此地已有所謂「飛頭獠子」,傳言:這種獠人可以身首異處而不死。

飛頭獠在頭飛一日之前,就有徵兆,繞脖子一圈漸生紅色線痕,像是勒縛而成。此時,家人便應留心看守,細觀動靜。直到入夜之後,這人彷彿生病一般,狀極痛苦。頃刻之間,頭即離身而去,飛行如風;往往至近水岸邊,泥濘之地,尋些螃蟹、蚯蚓之物吃,直到拂曉之前,才又飛還,恍如夢覺。

飛頭獠族之人目無瞳仁,專祠一種神,號稱「蟲落」,所以常民也稱他們為「落民」。除了飛頭離身,並沒有別的異狀,在嶺南與人雜居,平素也頗為相得。有的「落民」能使頭飛南海,左手飛東海,右手飛西海,總之是昏夜而出,未及天明而返;若天明而不返,就收拾不得了。偏有些散手解腳的,在外出時受大風所摒檔,從此便飄零於海外,其人也就殘疾終生了。

落民飛行,以耳為翼,瞬間可數千百里,不但速捷,且行蹤詭秘。仗恃著這本領,有那心眼靈動的,南來北往,四出打探,聽說有甚麼地方、甚麼人有需要掘隱發微者,便去兜售此技。

毗伽可汗聽說了,立刻遣使遠赴龍城,與落民酋長商計,每有飛頭而出者,便至唐軍各城壘營堡窺伺動靜,隨即前往虜帳稟報;事成,當即在那飛頭的口中放置一塊黃金,庶幾於黎明前飛回。由是,唐廷軍情,不免斑斑洩漏。

侯矩轉赴宋慶禮麾下不久,便撞上了這些落民。起初,夜尋於營壘之間,但覺蒼穹濃湛,夜色闃深,似有異物如蝙蝠者,在頭頂上飄然來去,久而久之,稍能辨識些了,無論是用矟撲打、發箭扣射,都不能中。有時想要追逐蹤跡,忽忽一眼看見,忽忽再一眼就放過了。

某夜,魯門韓十七與他一同值更巡營,驀然間又見一黑影如盤,橫空而來,掠風而去。侯矩縱身一躍,擲矟出手,只差分毫便射斷了軍旗。韓恆在一旁勸道:

「彼等『落民』,同汝某一般,也是生靈。既無犯,何必殺?」

侯矩仔細詢問了「落民」來歷,韓恆也不隱諱,只當是家常瑣事,款款告之。雖說赤縣廣大,無奇不有,這事卻著實有幾分駭人;然而更令他覺得不可置信的,是韓恆雲淡風輕的神色。

「汝既知彼等來探軍情,何不拏下這些細作問處?」

「經歲無事,我朝有何等軍情信須保守?」韓恆笑了,道:「姑養之。」

「養之?」

韓恆低聲道:「無事,便養之;有事,即阻之。」

一夜無話,連夜亦無話。過了不知多久,忽而又是一夜。韓恆突然來喚,身上無盔無甲,只半身短衫、半身皮褲棉襦,背負一物,似劍非劍、似刀非刀。叫了聲:「隨某來。」

兩人出了營壘,步行西去十餘里沙磧,愈走砂質愈軟,拔足復陷,任侯矩何等矯健,也感到有幾分吃力。回眼看那韓恆,雙足踏沙,如履堅土,不入分毫。既而來至一處胡人祭壇,前後三百丈方圓,有五尺高的平台多所。韓恆復低聲道:「西北數去第七壇上,有累累如瓜者,即是。汝躡行而過,勿眄,即掩襲之,或能攫其一;得之,莫使嚙住,並不可放手。」

侯矩依言而行,果然遠遠看見有五、六枚胡瓜也似的圓顱黑影,半圍成弧,狀似交談,卻未出聲。待稍稍靠近了,他運足一氣,拔身斜出,有如星火般竄向那祭台,順手一撲,果然攫住其一。也就在那一眨眼之間,他忽然想到:「若這飛頭獠咬來,我如何躲過?」

這廂一念尚未轉定,回頭卻見韓恆竟朝東北竄身而上,騰空丈餘,飛身之際,早已抽取了背上的物事,雙手握柄,順身形所過,橫向腳下一揮──這一揮,原先那似劍身、又似刀身者,居然灑開一片八尺見方的細網,韓恆踏網而下,恰恰裹住了一個黑影。只此時,侯矩再一低頭──發現他手裡緊緊抱著的,還真是一枚瓜。

不消說:此番聲東擊西,是韓恆早就設下的機關。一見飛頭獠入網成擒,侯矩扔下了手中的瓜,腰出抽刀,便要上前撲殺那飛來的細作。卻讓韓恆舉手攔下;韓恆轉臉對網中那落民道:

「侯郎欲結果汝,可好?」

那獠頭夷夷吾吾說了幾句獠語,又間雜了幾句突厥語,神色惶懼,其意不問可知。

「放汝回鄉,果還來否?」韓恆一逕還是笑道:「前番被某擒了,誓言不再來;卻還是來了。今番復縱汝歸去,不能不防範些個。」說時,探手扯下侯矩胸前明光鎧上的一片銅葉子,另隻手隔著絲網、緊緊扣住那獠的雙頰,使不能閉口,接著,他小心翼翼將銅葉子塞進那獠的嘴裡,塞得很深,直迫喉頭,致使不能嘔出。侯矩尚未明白韓恆的用意,但見他隨手一張揚,網開八面,便縱那頭飛向夜空中去了。

「放他去了?」

「去即去矣!千里前途不留客,再耽延些時辰,待天一大亮,此獠便回不了家了──」韓恆道:「縱使他還想去黑沙城請賞,胡虜一見他口中鎧鎖,便知為我軍所擒,無論他再說甚麼,也不會有人信了。」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872)| 评论(7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